牧凉

看着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站在一起,叶修突然就有些恍惚。
上一次,一叶之秋身边的神枪是谁?

叶修,生日快乐。

好想撸生贺的章子但是真的没时间

叶修,生日快乐啊!!!

叶修,生日快乐,你荣耀不败

我一直很喜欢自己一个私设(不要脸)

那就是却邪是苏沐秋送给叶修的生日礼物

我知道不会那么矫情和浪漫

但是    我觉得苏沐秋不会放过叶修的生日

就像一个家长    苏沐橙和叶修的家长

即使他陪他只渡过了那几个生日

但是时光是不能用长短衡量的

有感情在,就很温暖和难忘了

你能都说苏沐秋喊叶修“阿修”太矫情

但是其实出于个人我喜欢这样喊他

喊叶修,是那个偶像那个男神

喊阿修,是温柔的老公o(≧v≦)o

阿修,生日快乐

5.29  你永远荣耀

全职 搭档(不全)

bug请指出,po主私心重,排名不分前后,见谅。


1、一叶之秋(叶秋)&气冲云水(吴雪峰)

第一赛季叶秋、吴雪峰作为嘉世战队成员出道,携手拿下三个总冠军。第三赛季结束,吴雪峰退役。


2、大漠孤烟(韩文清)&石不转(张新杰)

第一赛季韩文清作为霸图战队成员出道,第四赛季张新杰出道,拿下第四赛季冠军,结束了嘉王朝的称霸。至今未变。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3、夜雨声烦(黄少天)&索克萨尔(喻文州)

第四赛季,黄少天、喻文州作为蓝雨战队成员出道,第六赛季冠军。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剑与诅咒,双核搭档至今。


4、百花缭乱(张佳乐)&落花狼籍(孙哲平)

第二赛季张佳乐、孙哲平作为百花战队成员出道,开创双核打法,一路高歌,惜败于一叶之秋。第五赛季孙哲平因手伤退役,张佳乐第七赛季退役,第九赛季复出加入霸图,第十赛季孙哲平复出于义斩。繁花血景终不复。


5、一叶之秋(叶秋)&沐雨橙风(苏沐橙)

第四赛季苏沐橙作为嘉世成员出道,两人拿下多个最佳搭档,第八赛季叶秋退役,第九赛季更名为叶修复出于兴欣,操控君莫笑。挑战赛后嘉世解体,苏沐橙转会兴欣。


6、逢山鬼泣(李轩)&鬼刻(吴羽策)

第四赛季,李轩出道于虚空战队,第五赛季,吴羽策出道。虚空双鬼组合至今。


7、一叶之秋(孙翔)&一枪穿云(周泽楷)

第九赛季,嘉世解体,孙翔转会轮回。与周泽楷搭档,拿下第十赛季最佳搭档之名。枪与战矛、双一组合,至今。


8、唐三打(林敬言)&鬼迷神疑(方锐)

第二赛季,林敬言出道于虚空,第五赛季方锐出道。犯罪组合扬名。第八赛季林敬言转会霸图,操控冷暗雷,第十赛季退役。第十赛季方锐转会兴欣,操控气功师海无量。


9、王不留行(王杰希)&防风(方士谦)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方士谦操控双治疗职业防风,被誉为治疗之神。第五、第七赛季冠军。后方士谦退役。王不留行肩负着微草向前飞去,而治疗之神的白光,将永远照耀他前进的方向。


10、最后的私心

一叶之秋(叶修)&秋木苏(苏沐秋)

荣耀第一区著名搭档,苏沐秋所制却邪、吞日、千机伞,奠定了以后叶修的成功。最初的双核,最初的枪与战矛。第一赛季叶修化名叶秋出道于嘉世赛季,苏沐秋于签约前因车祸去世。还未开始已经结束。第十赛季,叶修以45连胜(常规赛37场)创荣耀记录,曾言“我从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十年已逝,往昔不复。


叶修生贺‖伞修

①小学生文笔

②因为觉得却邪出来太早到比赛时就没有优势了所以私设这个时候却邪才出来……虽然比千机伞晚不科学,但是果然就当是特意为了联赛准备的吧

③私设重私设重私设重

④文句不通什么的不要在意错别字什么的也没检查……跪

⑤荣耀不败,有幸遇见你们。









         叶修十八岁生日快到的时候,苏沐秋提议了让他回家一次。

         因为,就算是不像叶修那样不可言说只可意会的神秘家庭,一般的家里都会给孩子准备一个难忘的成人礼。这一天,意味着一个人真正地从幼稚变为成熟。

         苏沐秋的成人礼并没有过,连苏沐橙的生日都是他定下来的,他自己也就自然不知道是哪天出生的了。孤儿院是给他定下了生日,但是他从没有和别人提过是哪天,叶修也从来不会去问他那段生活,他的十八岁在2014年的某一天溜走了。

         可能是真的老妈子附身了,又或许是自己的遗憾,他挺希望给叶修和苏沐橙一个难忘的成人礼的。

          “难道你不觉得没过这一天的话,就像人生缺了一角吗?没准以后的生活会各种不幸……”苏沐秋仍旧打算说服叶修……从文艺青年的角度说服。

          “你说的有道理……所以以后的尸体都是我来摸吧,毕竟苏沐秋大大你可能会一直幸运e了……”话还没说完就受到了来自苏沐秋的攻击,一边还手还一边刺激他:“所以为了我们以后能永远摸到最好的装备武器果然我还是勉为其难地过一下成人礼比较好?”

         闻言,苏沐秋停下了动作,“哪天走?”他不知道就这样回去的叶修会不会被家里扣住,能不能再逃出来,但他还是希望,叶修能和家人过一个十八岁生日,和他的双胞胎弟弟一起。这是属于一个家庭的权利和幸福。

        “等等,哥没说要回去啊?反正都是过,和你和沐橙一起他也是过吗?”

         “不一样吧,毕竟还是和家人一起过好一点……”

          “就是这样,所以才没有不同吧。”叶修又一次打断了苏沐秋的话,这次苏沐秋没有再说话,他明白叶修的意思……他们三个也是一个家。

         即使叶修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即使这个家里没有“长辈”,但是他们还是一个家,是家人。

          “败给你了……我只是怕你会后悔……”良久,苏沐秋才开口,他一直希望能给苏沐橙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一直没能做到。对叶修,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孩”,他以兄长的身份自居,是希望他能“回家”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那个必要。

         “所以苏大大你还是好好想想送我什么礼物吧!你也说了这是哥十八岁啊……”

         “不会委屈了你的。”苏沐秋想到手里即将完成的战斗法师银武,开始琢磨到时候怎么面对叶修的感激之情,啧啧,想想还真有点难为情。

         五月二十九很快就到了。

         当然难为情的一幕没有发生,叶修不可能一边高喊“苏大大你好棒\^O^/”一边抱大腿……咳咳,场景太美人物太崩坏了,苏沐秋表示他其实接受不能,只是想想而已。

         苏沐橙做了份长寿面给叶修,并不是用方便面当本体,还买了点蜡烛。这让苏沐秋在旁边不爽了半天,最终还是在看着叶修解决完面条以后拉着他开房间pk……扛着吞日的沐雨橙风和拿着却邪的一叶之秋厮杀了几回,最终以微弱比分落后,他不得不唾弃自己赠送礼物的行为。随即突然想到了叶修吃面之前的动作。

         “我说,你刚刚许的什么愿?”就像苏沐橙之前看过的言情小说中一样,在吹灭蜡烛前,叶修纠结了好一会才决定许下愿望,而在旁边看着的苏沐秋实在好奇得不得了。

          “……我说你是真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没用了吗……果然你是打着‘如果叶修许的是永远赢过我的愿望就让他说出来然后失效’的想法来套话的吗。”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行,一定要说,不然却邪还我。”

“能有点态度吗苏大大?送出去的生日礼物还有收回一说!?……喂喂喂!你别动一叶之秋,等等等等,我和你说!”

          苏沐秋默默收回伸向一叶之秋的罪恶之手,“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

“你觉得我还会信吗?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要付出多大代价啊……会和你说,不过不是现在,等我们拿下第一个冠军我再告诉你。”

          “卧槽,叶修你什么时候那么有少女心了!这种“待我功成名就,少女嫁我可好”的杀马特是怎么回事?你换内芯了?”

          “一边去!反正现在不说!想知道的话先冲着冠军努力!先说好,没上场或者死的早结果最后靠我的能力才赢得可不算!”

          “还真有自信啊叶修大神!没有我你还想拿冠军?别想太多啊!……等等我说我们好像和嘉世还没正式签约……算了,反正目标本来就是冠军!正好……到时我也有事想和你说。”

         “什么?”

         “……我都说了一起拿过冠军之后再说!”

        叶修和苏沐秋都没有再追问对方,而是继续之前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的战斗。最佳搭档的默契似乎让他们发觉了对方的心思只差真正说出口的那天……越来越期待第一个属于他们的冠军了。

        此时他们都相信,联盟职业联赛第一赛季的冠军,绝对是嘉世。


[伞修]短•别的世界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崩得那么严重(捂脸),只是突然想写个梗而已。原本就没有多少的文笔又死了→_→。


        叶修叼着烟坐在电脑前,意外的没有在打荣耀,而是在刷什么论坛小说之类。一边看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啧啧,这篇文文笔不错啊,哥都没发现自己原来那么帅!苏大大果然倒在哥的牛仔裤下!”

         “这篇文写得是西幻?靠!苏沐秋那家伙怎么比我厉害一点?”

         “悲剧?不看!”

         “又是提苏沐秋死亡梗的,这年头作者心脏啊。”

         “呦呦呦,作者发糖,这里我把沐秋攻了!”

         “不公平,怎么又是他攻我!”

         “连总裁梗都玩出来了?!”

         “我算算我都当过多少次o了……为什么苏沐秋那家伙每次都是a?!”

         简直比黄少天还要啰嗦。

          “叶修,要走了。”门外突然传来苏沐橙的声音,叶修顿了顿,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关上了电脑。他拿起每年只愿意穿一次的黑西服,熄灭嘴里的烟,和苏沐橙一起去南山公墓。

         彼时,清明,小雨。

         他们去看苏沐秋。

         我们在所有的世界里相守,除了真正属于我们的那个。

[伞修]蛋糕.生日

叶修十八年来吃过很多种生日蛋糕或者长寿面,收到过很多种或贵重或稀少的生日礼物。

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十八岁那年,没有和家人在一起、没有生日宴会的生日。

那个夏天,苏家兄妹把一个不大的生日蛋糕推到他面前,三个人争抢,大部分蛋糕进了苏沐橙的肚子,剩下的在他和苏沐秋的脸上。


他问过苏沐秋,为什么苏沐橙过生日而他不过生日。苏沐秋只说他们是孤儿,沐橙的生日是他定的,他自己没有。

叶修也就没有问,为什么你不用孤儿院定的生日。他或许知道“经历了一些变故,我们就离开孤儿院了”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说,要不你以后每年就和哥一起过吧?

好啊。他答应了。




只是后来,叶修再也不是那个每年期待生日的少年。

苏沐秋也再没有办法和他一起过生日。

过生日这种东西,大概永远只是小孩子的特权吧?

毕竟哥已经老了,你说是不是?永远年轻的苏大大。


[喻黄]生日礼物


        那是喻文州刚打败魏琛后过的第一个生日。

        十几岁的男孩子大概心中都有不愿意主动提生日但是有人给自己庆祝又会偷乐的心情。

        喻文州没和训练营的人提过自己的生日,主要是没人来问,他也就觉得没有必要,毕竟这事对男人来说太过矫情。后来作为吊车尾,即使身边的人没有像大人的世界中一样对自己报以最大的恶意,却也或多或少在相处时有些别扭,他也就更没必要提了。

         所以,在生日这天收到礼物这件事还真是让他始料未及。

        尤其是,送他礼物的是之前看他不怎么顺眼的黄少天。

        年轻人多少都有点中二病,黄少天之前一直是训练营第一,被战队队长副队长每天亲自调教。有天赋,肯努力,有实力,自然或多或少会对吊车尾的家伙有所不满,这事喻文州一直知道。不过他早熟一点,也就一直没在意。没想到,他竟然会是送自己礼物的人。

         似乎是接触到了对方略带惊讶的眼神,黄少天立刻开口,“我悄悄跑到魏老大那偷看你的出生日期可不是跟踪狂也没有特意调查你啊。”他顿了一顿,发现自己说得不太对,“你别和魏老大说啊我其他的什么都没看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当然不会。”喻文州笑了笑,之前怎么没发现,黄少天说起话来……恩,那么可爱?

         “那就好。”黄少天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后把礼物退给喻文州,耳尖有点红,“我可没有其他的意思可不是看你打败魏老大了特意来巴结你啊我那么厉害以后肯定是蓝雨的王牌不用巴结你你懂吧?”

        看到喻文州点了点头,他又继续说,“我只不过怕你太可怜了过生日没人送礼物才给你的……咳咳,还有……”

         说到这,他似乎脸也红了,喻文州想了想,大致猜出他要说什么,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咳咳,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太好……我觉得你太弱了与其在训练营里放吊车尾不如离开干别的事……不过你打败魏老大以后我发现你没那么菜啊虽然比我还是差了一点……之前对不起啦!以后一起努力吧!一起拿冠军!”

        这人真是……喻文州想了想,觉得除了可爱实在是没有词能形容现在这样在自己面前大段大段说话还脸带小红的黄少天了。

        “那就一起加油,一起拿冠军吧!少天。”

        后来很多年,喻文州过了很多生日,队里的人会主动给队长的生日庆祝,直白的会买礼物,傲娇的可能会各种委婉。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年轻的黄少天拿着礼物站在他房间门口红着脸的模样,很多年,那场景都清晰如昨。

        只是……

        “少天,安静一下。”

        他当初是为什么认为不停说话的黄少天很可爱的?

         ……不过虽然有点烦,却好像依旧让他觉得挺不错。


[伞修]早就改变

莫名其妙文艺然后ooc,感觉叶修傲娇了啊




        苏沐秋刚离开那会,叶修要照顾苏沐橙还要顾及刚起步的战队,有时实在力不从心。

        但是他还是习惯,每周抽空去看看苏沐秋。说说一些平常的事,每次回来,吴雪峰问他去哪了,他都觉得自己眼角似乎湿润,然后回答,去看一个朋友。

        直到后来,他也不是那么忙了,苏沐橙长大了,战队多了很多有天赋的人。但是,原本的一周一见,不知何时却开始变成了一月一见、一年一见。最后,他每年只用清明会和苏沐橙一起去见苏沐秋。曾经每周的执念,曾经闲时的放松,曾经墓碑前的流露……早就不知何时消逝了。

        他早就不是那个热血中二的少年了。他已经可以说出“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很好,后来他死了”这样半释怀半调侃的话了。

        他对苏沐秋的执念早就在漫长的时间里被磨损得残缺了。

        早就这样了。

        清明,叶修站在苏沐秋墓前,看着墓碑上那依旧笑得阳光灿烂仿佛不知世事的少年照片。

        一叶之秋早就习惯没有秋木苏了。

        苏沐秋,我早就放下你了。

        然后转身离去。

        我不是非你不可,我也一定会开始没有你的人生。

        苏沐秋,我早就活得比你幸福了。